【足球产业】体育之窗谢骏:中国足球产业化之路

2016新梦想体育年度峰会暨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论坛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会上体育之窗首席策略官谢骏发表了主题演讲。

关于如何发展中国足球产业,谢骏表示:“首先不能把中国足球竞技运动水平和中国足球产业混在一起去思考,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他的核心任务就是提升竞技水平,就是金牌,就是举国体制,为的就是这个目标。”

对于中国足球目前差强人意的表现,谢骏表示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市场,也不在于人种问题,他说道:“我们这个国家这么多年来,从李鸿章时代,西学的改革,洋务运动,我们教学体制一直延续到今天,根本上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中缺失了一个对于个体的团队合作意识的培训,这个问题表现在我们诸多的团队项目上。”

谢骏表示,要想真正激活体育产业,主要的前提表现在市场化、商业化、大众化,这三个层面。他还说到:“体育本质上就是一个表演业,表演业的本质就是一种所谓知识产权,而知识产权的对价是这个产业的核心,而体育产业的核心收益应该来自转播权。”

演讲的最后,谢骏说道:“我们要保持乐观和谨慎的态度,看待中国整个体育产业和足球产业发展的一个节奏,我们要跟着这个节奏去设计企业和创业的路径。”

在2001年的时候,北京申奥,我介入他的一些申奥程序的设计,在当时7月13号在莫斯科做陈述的时候,我的很多创意被当时的奥组委所接纳,所以我当时看完很激动,2002年参与了清华大学体育方面的学习,2008年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帮他们做如火炬接力等等志愿者方面的公关顾问,后来我也投资了体育之窗。

通过梳理这些简历的过程,把我这几年对中国体育产业,当然也包括足球产业的一些个人感悟和思考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中国体育产业中,相较于其他的运动项目来讲,足球产业在商业化和产业化上是走在最前头,也是相对规模最大、最成熟的一个项目。但是,可能我们有一个概念,有的时候会把中国足球竞技运动水平和中国足球产业混在一起去思考,实际上这是独立的两件事。当年我跟我的同学在一起讨论的问题,大家知道中国体系内,或者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他的核心任务就是提升竞技水平,就是金牌,就是举国体制,为的就是这个目标。

所以,大家聚集在中国如何把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搞上去这么一个课题上讨论过。当时,我也发表了一些个人看法。实际上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可以从各种维度去探讨,包括大家谈的体制问题,市场化的问题,人种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可以各个角度探讨中国为什么足球上不去。不过可能很多东西也站不住脚,日本、韩国相对来说人种差不多,相对来说比我们在世界范围表现要好的多。

但是,我们差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我当时发表了一些看法。可能是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缺失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教育,那就是团队合作的意识。我们这个国家这么多年来,从李鸿章时代,西学的改革,洋务运动,我们教学体制一直延续到今天,根本上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中缺失了一个对于个体的团队合作意识的培训,这个问题表现在我们诸多的团队项目上。

实际上都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这可能是在中国足球竞技运动水平中需要思考的,当然这个可能会涉及到足球以外的体系的变革,相对复杂,今天也不在此做探讨。

回到产业体育的课题上,体育产业2008年之前我们一直在讨论,我们清华这个班上,基本上把中国体系内和体系外体育产业相关的一些最活跃的人物和领导都已经聚集在一起探讨,包括起草46号文件,我们在一起不断探讨中国体育产业到底如何发展?刘司长曾经在吃饭的时候说,我们同学说,国家下命令了,五万亿,到底从那个角度上去突破,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同学在一起。

前两天我们在水立方同学聚会的时候针对这个问题也做了一些探讨,这个问题相对来说稍微大一点。刚才杜猛博士从宏观经济角度探讨了中国体育产业未来的发展,增长的趋势,包括GDP的比例。实际上,从我们更加深入的看待体育产业内部来看,我个人有一些看法,也跟大家分享。

体育产业要真正激活它,真正要发展起来,它实际上需要一些前提,而这些前提,主要表现在市场化、商业化和大众化几个方面。什么概念呢?就是我们现在由国家主导的这些体育的核心资源,包括赛事、运动员、运动队,包括场馆及配套设施,这些东西必须要进入市场进行交换,没有进入市场进行交换的过程,实际上任何一个项目都很难产业化。这些项目无法产业化,整个体育产业就无从谈起。

今天我们看到,从2014的46号文件,2015的资本的追逐,到2016年资本的逐步冷却,现在2016年应该说它的核心词是“脱钩”两个字,大家可能注意观察一下,整个的体系,从足协,包括现在的汽车、汽摩运动中心,包括后面的篮球、排球,以及其他的相关的运动项目,都会从组织中“脱钩”。

应该说,在体系、体制,我们一直探讨的问题,体制走向市场化和产业化的第一步,这点我们看到了,也感受到国家对于体育产业振兴的决心,这一点毫无疑问。看到了“脱钩”的现象,但是我们会思考,它什么时候真正能够走向市场化,这是另外一个课题,足球里面的核心资产,无论从赛事,还是运动员,运动队,还是相关的配套资源场馆,能否根据自由的市场对价和交易,这个还有待于新的脱钩的体系进行运作,当然我相信这个方向是不可逆转的。

其中,牵涉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对知识产权的尊重,这一点可能在我们这个国度上,我们这个意识和群体上有严重的缺失,体育本质上就是一个表演业,表演业的本质就是一种所谓知识产权,而知识产权的对价是这个产业的核心。

运动员踢球的过程就是一种表演,让观众去感受,感受的过程能不能对价呢?而现在我们主要的对价渠道,可能在足球领域主要就是用票务进行对价,实际上这个在体育产业中是严重缺失的,因为体育产业中的核心收益来自于转播权,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大量的像乐视、腾讯他们花大代价买的IP,这些东西叫电视转播权。而我们国内创造的赛事,在电视转播权上面,实际上受到了很大的阻碍。

也就是说,我们足球在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它的表演业在对价的过程中,产业链是否能够健全?核心是转播权的对价,然后是商业赞助的对价,然后是票务和衍生品的对价,这是任何一项赛事表演业我们看到它商业模式成熟的关键的一些形态。我们看到在今天看到它受到传统格局的影响,所以我们在体育改革和走向市场,以及与未来进行产业链的全方位的落地和健全的过程中,体育产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个会影响到新梦想。

当然,因为整个产业链会带动我们每个产业链的子节,包括青少年这个产业的发展。但是,我相信新梦想他们在这方面的这种带有很远见的,带有高超胆略的这种产业的尝试,包括和互联网的结合,这种模式都是未来体育产业,或者是足球产业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相信他一定能成功。我们要保持乐观和谨慎的态度,看待中国整个体育产业和足球产业发展的一个节奏,我们要跟着这个节奏去设计企业和创业的路径。

“围棋是中华民族在世界体育产业中能够拥有产业主导权的唯一一次机会。”这是围棋队际赛的发明人、参加“商界棋王赛”的体育之窗首席策略官谢骏说过一句话。他为什么敢说出这样一句让所有围棋人兴奋却半信半疑的话?他有着什么样的身份背景,队际赛又为什么会诞生在他的手中?

谢骏是业界知名的资深营销策划专家,在蓝色光标创立之初,便带着这支公关策划团队打天下,曾任蓝色光标总裁,长期为联想、三星、LG、索爱、爱国者等国内外大型企业提供公关策划与体育营销服务,主持的阿拉善生态协会社会影响力、联想科技大会等多个项目屡次获得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案例金奖。

他还是清华与悉尼科技大学体育管理硕士,资深体育营销专家,北京奥组委的公关顾问,潜心研究体育产业,并投资了体育之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担任首席策略官。曾主持参与北京申奥、奥运火炬接力、东南亚海啸中国国家形象、中华文化标志城等重大社会事件。

更重要的,他还有第三个身份——极品棋痴,棋力约为业余5段,他曾经因为过度痴迷围棋,患了一种无药可治的病“博弈癫痫症”,六次发病送到医院抢救,最后医生开了一个药方“戒棋”。

戒棋后的谢骏,便开始了思索,为什么围棋这么有魅力的项目,不能像足球篮球那样有如此广泛的受众?后来他发现,那些所谓的足篮球球迷之中,根本没有多少是执着于自己打、自己踢的,绝大多数是通过观看、博彩等方式来参与体验。而围棋棋迷,那可是截然相反啊,绝大多数都是热爱下棋的,不会下棋的人很少有关心围棋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围棋太缺乏观赏性了。

于是,针对让不懂围棋的人一样能喜欢看围棋、参与围棋这个课题,谢骏创造了一种他认为比较完美的团队围棋赛制——队际赛,并且给了围棋队际赛一个简称“国棋”,创立了世界国棋联合会,来推广发展这个赛制。至今,他已经将队际赛带到了台湾、日本、韩国、欧洲,并均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明年美国也已经在计划之中。

有人戏称谢骏是“21段”,围棋5段、营销策划9段、体育产业7段,队际赛诞生在谢骏手中,并不是巧合。想要在这三个领域结合的范围内找到第二个专家,恐怕也是非常之困难。

利用“体育+”变革体育行业,实现全体育,全娱乐,全产业链的生态系统,将场馆资源和版权赛事资源融合移动互联网,打造创新模式体育产业发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