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 NBA 的记者 Woj 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他是NBA最具权威的记者,没有之一,他也是Yahoo NBA至今还没有关门的原因。他的Twitter虽然只有55万粉丝,但他在NBA界的影响力却是谁都…

记者届的MVP,常年带领一群渣队友(Yahoo记者)和联盟豪强(ESPN)抗衡,在这个抱团成风的时代,至今没有要求把自己的天赋带到别的地方。

在看到这篇报道之前Woj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这篇采访让我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Woj。原文很有趣,转过来分享给大家看。

北京时间6月28日,雅虎著名记者Adrian Wojnarowski在选秀夜的第二天接受了GQ的专访。话不多说,以下是采访的全部内容。

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份一年52周的工作,并不是那种填鸭式的完成任务就行。你必须要乐意在一年52周内不间断地保持交流,不能只在需要的时候才去打别人电话,这是双向的信息交流。

选秀之前我有个差不多的框架,但是当时对湖人的选择不太确定。奥卡福和拉塞尔的经纪人就坐在我前面,他们就那么看着我,跟我说,你知道结果了吗?我不知道。

记得有一次,我儿子还小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在院子里玩传接球游戏,手机就放在旁边的台阶上。我把球扔出去,他再扔回来,然后我就会偷偷摸一下手机,看看有没有错过的短信或者电话。所以我把球扔出去后就会看手机,而他就站在那里等着我。那时候我跟自己说,如果街对面有个人在看着我的话,他一定在想,“对面到底住了个怎样的混蛋父亲?”

我经常会这样想,5天后没人会记得我有没有曝出这些交易,但是5天后、5年后、10年后、15年后,我的孩子依然会记得我没有陪他玩,或者我陪他玩了但是心不在焉。没人会记住我曝出了什么交易,这些都是浮云。

当然,就手机的使用方面,我在他们面前没有信誉可言。我经常会跟他们说:“把手机放一边,天气那么好,出去玩玩,别老跟你那些朋友发短信。”而轮到我自己时,我就会说,“恩,这是老爸的工作。”在这方面我已经失去了道德制高点了。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你在等着某条消息,但是手机却不在服务区,或者手机坏了用不了了这些情况?

关于这个,坐飞机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一般都尽量在清晨或者夜里坐飞机,去年就有一次,在季后赛末段,有一趟从洛杉矶直飞俄克拉荷马城的航班。我当时就一直在纠结,我是在早上6点从休斯顿转机去俄城呢还是坐这班直飞呢?坐直飞当然是完美的,因为我可以睡个好觉,但这么做可能后悔。那是季后赛期间的一个周日,当时有个戴夫-乔尔格的新闻,他还没决定是否要继续当灰熊的教练。所以我落地之后就发现我错了这个新闻,我当时跟自己说,你活该。我应该早点起床坐6点的飞机的。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正准备飞回家,当时赛尔吉-伊巴卡与雷霆的续约问题悬而未决。我们当时坐的飞机没有无线网,从伦敦到纽瓦克差不多要5-6个小时的行程。当时我就用儿子做挡箭牌与空姐周旋,因为她一直要求我放下手机。我那时候已经知道伊巴卡要续约了,但是我还不清楚合同具体数字是多少。所以跟我儿子说,你拿着这个报纸,把它张开来,我就坐在角落里,躲在报纸下面。对他来说那是个游戏,他非常喜欢。

所以他就那么举着报纸,我老婆也坐在边上,看我的样子感觉很可悲。那时候我们快要起飞了,我得知合同数目是4800万还是多少来着,反正我后来知道那个数字了。

我有很多次被迫在路边停车,横跨两车道的那种停车,只为发一条推特告诉大家哪个自由球员签约了。我记得有一次在洛杉矶某个地方,那天还有展览什么的,我记得我向右边横穿了两条车道把车停在路边,发推特说莫-威廉姆斯跟开拓者签约了。当时我的妻子问我说:“真的吗?!”他们对我特别有耐心,因为这种事情真的很让人讨厌。但话说回来,事情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工作,我不是那种要工作更努力一点的人。我只是做一些我感觉对的事情,我很幸运能做到这些事情。我在沃特伯里工作过四年半,在弗雷斯诺工作过,我还在Bergen Record工作过八、九年。

这就是我曾经想做的事情,这是我小时候唯一想做的工作,所以我现在算是活在梦里,我以前只会想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报社的体育记者。但是我也认为,驱使我前进的事情是我从来没有什么光鲜的实习经历,我从来没在《华盛顿邮报》或者《纽约时报》工作过,没有那种经历使我现在变得优秀很多,因为我曾经在大雨泥泞里报道了高中橄榄球比赛,并且在超市的公用电话亭里存下了我的手稿,我还试图进入体育指导员的办公室,把他的传真机连接到我的电脑上。我有过那种经历,那比现在任何事情都要困难。

而且还有更困难的事情,我得坐在场边跟着数据,天上还下着雨,我要仔细跟进各种数据统计,然后在报纸上写一篇津津有味的报道,那些事情比我现在做得任何事情都要难。

差不多是在2009年选秀的时候吧,选秀的前一天我和Johnny Ludden——我在雅虎的编辑和他的女朋友Jennifer Banda待在一起。我一直在跟Johnny说,我会在选秀夜得到全部信息,没有人会事先看到,到那时你就把它们公之于众,那我应该怎样处理这些信息呢?Jennifer就说,好吧,我们在推特上搞。

有些人似乎不怎么喜欢我这种剧透的行为,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知道人们会争论,说你应该听电视上的。但选秀只是一个仪式,而至于选谁,这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所以那时候新闻已经产生了。我会等一支球队宣布他们签了一名自由球员或者做出什么交易吗?并不会,我的工作就是曝出这些消息。如果我也只是等球队宣布消息,那他们还需要我吗?我不关心他们的TV秀,那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关心什么?我希望事情复杂一点,我才不关心他们,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

你有没有看过一些提到你的推特?我曾经见到过有人说,“Woj,你能告诉我15年后我的信用分数会是多少吗?”

人们会给我发送各种不同的东西,我的朋友、姐姐会看到某些事情然后发出笑声,我也会,我也是人,所以我会看,有些事情确实很有趣。

就说昨晚的一个吧。有个朋友给我发了一个,内容大概是,“他都领先电视三个顺位了,真是个白痴、讨厌鬼。”我觉得真很有趣,我并没有很严肃对待这件事情。有些人不想提早知道结果,这个我了解,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得按我的方式来:我昨晚大概新增了五六万粉丝,而且关注我的人肯定比取关的多。

我知道你(与雅虎)的合同在今年就要到期了,关于你的下一站,可不可以给个机会让我们报道一个爆炸性新闻?

我爱雅虎,我跟一群相当出色的同事一起工作,这个地方难以置信,我跟他们一起成长,对我来说这是个巨大的平台。我正在听外面的消息,我在听一些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事情,也在跟雅虎讨论。如果离开雅虎我的声誉肯定会打折扣,肯定会。

2010年在“最差体育媒体人(worst of sports media 2010)”的评选中

他对詹姆斯的评论有着“有失职业风度的厌恶(an antagonism that seems inappropriate for a supposedly objective reporter)”

Woj对詹姆斯的批评并不止于常见批评家的说辞(抛弃骑士、自恋自私)。他认为詹姆斯《决定》的举动折射的不是他作为球员或者商人的身份,而是他个人。

他在2010年6月写到:詹姆斯从不礼貌待人,不尊重传奇前辈,他没有判断能力,也不知羞耻。它是这个空虚的时代中一个空虚的巨星。他和他的团队致力于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个人身上,甚至想要“毁掉”(undermine)全-国人民享受分区决赛、总决赛、选秀大会国-庆游行的过程。

Woj用一些夸张的词汇来结束此段:跪下吧,凡人们,对皇帝卑躬屈膝,对这一切的混乱,卑躬屈膝。

Woj形容詹姆斯一个小时的直播节目是“一次自我夸大和拉仇恨的行为,毁灭自己形象和名誉的行为”。他说詹姆斯是一个无情的投机者(callous carpetbagger)。是谁说“把他的灵魂留在克利夫兰”?Nike的人偶都比他有人性,甚至说他要离开克利夫兰的想法是“骇人的(frightening)”。

而当保罗七月试水自由球员市场时,Woj对詹姆斯的中伤无疑被打了脸。他在七月份反驳:保罗建立了自己的声望和性格,并且在很多地方明显强于詹姆斯,但是他现在也抛弃了一切。詹姆斯今年夏天损害了自己在体育界的地位,还想拉保罗下水,让保罗放弃美好跳进火坑。保罗健康的形象,积极的性格和詹姆斯的鲜明对比是这个事件中最讽刺的地方。詹姆斯用一个小时的电视节目来宣布他将去哪里打球,这和犯罪没有什么区别。

他是谁前面有人说过了,关于人脉和消息源稍微聊聊。之前考虑过做记者,后来一个朋友跟我讲了记者的必要条件之后就放弃了,我这人太爱胡说八道,干不了这行。

记者不仅仅对公众报道新闻,对于NBA管理层来说有点像游戏里面的酒馆,你能从中得到很多有用的消息,并且可以把一些需要的话通过记者传达。但是你得选择消息准确的记者,并且确保自己转达的消息不被不相干的人知道。(不是唯一途径但是却是一条很方便的途径)

骑士想要交易詹姆斯,比如他想要杜兰特或者库里,又或者吉尔博特那天心血来潮跟格里芬说我不想看到詹姆斯了,这时候如果格里芬直接拿起电话拨号,跟勇士说我要杜兰特或者我要库里,或者跟森林狼说我要唐斯加拉文,对方一听,太好了,明天就提交联盟这样自然最好。如果对方压根没有这个想法,一句呵呵然后把电话挂了,其实就要冒着这件事情被不相干的人知道的风险,比如经纪人,詹姆斯本人,联盟内其他人或者公众。这么一来骑士覆水难收很可能不得不低价甩卖詹姆斯。

记者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通常就是让两个各怀鬼胎但是又不敢挑明的人知道其实对方也有这种不可告人的预谋,然后大家可以坐下来达成各自的目的。

所以首先记者得知道怎么说话,还是拿上面这个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举例以免被集火。记者不能原话告诉对方,骑士打算拿詹姆斯换某某某,这跟球队经理打电话没什么区别。比如,骑士挺喜欢库里,或者杜兰特的,大家心照不宣不落口实,勇士有人说出去了消息源也是记者而不是球队某个工作人员,尤其不是格里芬本人。

詹姆斯杜兰特都被摆上了桌面,成则皆大欢喜不成大家都不敢说出去,这段对于除了谈判桌上坐着的人之外,等于没发生过。

对于记者来说,这事儿等于是通过他连在一块的,大家有接触,瞒不过多少人,别人不知道具体涉及了谁但是他门儿清。什么时候可以捅出去,就变得很关键。早了,大家没达成协议,信誉完蛋。晚了,递交联盟,别人也知道了。

这事儿看着很简单,但是能干的人还真不多,尤其不能让经纪人知道。经纪人知道通常第一个知道的就是球员,除了这两条路,就只剩下“私交”,这玩意儿靠不靠得住两说,关键是有时候你还没法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和一些没有私交的人搭上线。

所以多数球队很愿意喂个把记者中的自己人,让他一直有东西可写,这种人如果知道手中的消息该怎么用,逐渐就成了NBA各种“小道消息”的中转站。这么干还有个好处,当某个球队有意做一些调整交易某个人的时候一些记者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记者一般跟很多球队之间都有点默契,传说,注意是传说,这事儿很可能是我那位做记者的朋友给自己脸上贴金,湖人交易加索尔就是某位记者“无意中”听了一耳朵又“无意中”转告了湖人方面。至于是不是真的无意,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woj高中就在给报社当记者,这方面的门道他比谁都清楚。很多愣头青进了这行第一件事儿就是想爆猛料,大家都防着这种人,woj的人脉和消息源可以说是他一步一个脚印趟出来的。

woj没有凭空捏造,比如詹姆斯回家之后打老婆,家暴,吸毒,看黄片,他只是针对一件大家都清楚的事情做出他的评价,激烈的表示他不喜欢,仅此而已。他是著名记者,有他的导向性,但是他不是政治家,他有权说出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看法。

也许很多人对Woj还不够了解,我来帮大家科普一下: 他是NBA最具权威的记者,没有之一,他也是Yahoo NBA至今还没有关门的原因。他的Twitter虽然只有55万粉丝,但他在NBA界的影响力却是谁都无法企及的。他的名字很难记,也很难读写,所以大家都叫他“Woj”。因为他的爆料准确、生猛,Twitter上众人专门为他创造了一个新词——“Wojbomb”。每年的交易截止日,总会有人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冒充他的账号散播假消息,每年都有人中枪,其中不乏明星大腕记者,这就是“Wojbomb”的威力。

虎扑篮球百科之前已经整理过Adrian Wojnarowski的相关资料,相信中文互联网上应该没有比这里更全面的消息了。

Woj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为康涅狄克州的当地媒体Hartford Courant工作,大学时也经常会利用假期继续工作。等到他从圣文德大学毕业后,他开始在一家小报社工作,接着在25岁的时候去《佛瑞斯诺蜜蜂报》(Fresno Bee)面试,希望能报道福瑞斯诺州立大学篮球队。但是,他没有得到这份工作——现任的ESPN大学篮球记者Andy Katz成为了赢家——但是,《佛若斯诺蜜蜂报》给他提供了一个成为体育专栏作家机会,他一干就是两年。

在2007年,Woj离开了The Record而且不再为ESPN撰写专栏文章,在The Record供职的7年里,他为ESPN写了超过100篇专栏文章,其中的大多数的内容都是关于NBA的。在1999年的ESPN 20周年庆活动中,Woj还撰写了一篇《与ESPN共成长》的文章来描绘自己当年作为一个孩子对ESPN的崇拜之情。在离开The Record后,Woj决定加盟雅虎体育并且一直工作至今,在这段时间里,他逐渐报道了多条NBA领域的重要新闻,开始被篮球迷所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