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护旗飞行:“让国旗飞出最美的样子”

新华社香港7月3日电(记者陆敏)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庆典日。上午8点,维港边的金紫荆广场,隆重的升旗礼正在举行。当乐队奏完国歌最后一个音符、五星红旗和紫荆花区旗升到旗杆顶端那一刻,悬挂着国旗和区旗的飞行机队以“一支箭”的队列造型,飞越维港上空。

居于“箭头”位置的领航直升机悬挂的巨幅国旗长9.9米、宽6.6米。执行此次空中护旗任务的是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

“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也是新一届特区政府带领香港由治及兴‘开新篇’的历史时刻,意义非同寻常。”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总监胡伟雄说,作为特区政府纪律部队的一支空中力量,悬挂着国旗和区旗的“一支箭”飞过维港,寓意在中央支持下,香港有决心、有干劲,迎难而上,维护国家安全,谱写繁荣发展的新篇章。

领航机长叶伟雄1999年加入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直升机飞行时间超过7000小时,但作为机长驾驶悬挂国旗的领航机,率队执行空中护旗任务,却是第一次。

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总监胡伟雄接受记者采访(6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的重要仪式上,我们悬挂着国旗和区旗飞过香港地标金紫荆广场,很有象征意义。尤其是今年的‘七一’,习主席亲自来香港参加庆典,传递了中央对香港的重视和关心。”叶伟雄说,能参与执行此次任务,他和队友们都感到十分光荣,“内心非常激动”。

“悬挂着国旗飞行,这是莫大的荣耀,也是莫大的责任,不容有失。”他说,保护好国旗是首要任务。“国旗大,飞机不能飞太快,速度控制非常重要,所有飞行动作都要很温柔,很小心。”

直升机低空飞行,气流大,容易卷起沙石,碰到树杈,很可能划伤旗帜。因此,旗帜周边已用细绳加固,而在通常穿旗绳的一侧,缝有六七厘米宽的粗厚布带,将钢索穿过并固定其中。

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领航机长叶伟雄准备训练(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直升机务教官蔡泽民套上鞋套,戴上白手套,拿着夹有《国旗及国徽条例》的文件夹,一一对照检查。国旗是在具备资质的厂家专门定制的,规格规范都有严格要求。国旗大,就有拼接。蔡泽民主要查看色泽是否饱满和均匀,接缝是否平整,四条边上有没有线头等,特别要注意的是,五颗星星处不可有接缝。一番操作下来,后背已然湿透。

要把这么大的一面旗悬挂上直升机,颇为不易。悬挂时,蔡泽民与同事们先将旗袋挂上直升机,下面吊上金属稳定器,待直升机在空中悬停后才解开旗袋,让旗帜完全展露。

“要让国旗飞出最美的样子,只有反复训练。”叶伟雄说,他们针对不同天气做出多种预案。为减少损耗,平日训练时则以同样大小和材质的红布替代国旗。

今年的空中护旗梯队,在规模、机种和队形上,都有新突破。直升机数量由多年来的2架增至4架,并首次增加了1架固定翼飞机。直升机梯队队形不再是单线排列,而改为前面两架一先一后分别悬挂国旗、区旗,后面两架在斜后方左右护卫,前后间距15米,整体呈箭形排列。

香港特区政府飞行服务队定翼机机师陈绮玲(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对于空中护旗梯队来说,飞机每增加一架,难度会成倍增加。“最大的难度在于如何配合直升机队。”定翼机机师陈绮玲说,定翼机速度快,调节余地小,飞行控制要“拿捏得很准才行”。

当天上午7点54分和58分,直升机队和固定翼飞机先后从港岛的西侧和西南侧出发,沿维港上空向东飞行,在8点整同时飞经金紫荆广场旗杆斜上方。总机师施云龙打开飞行路线图,沿途每一个节点都标注了时间,精确到秒,“要求误差为零”。

“我们是全香港唯一有机会带着国旗飞行的部门,这种感受很特别,很深刻。”胡伟雄说。作为老机长,他曾多次驾驶悬挂五星红旗的直升机参加飞行任务,那种荣誉感和自豪感让他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