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类毕业生的就业“突围”

“性格开朗,身强体壮,多才多艺,能力强。”上海体育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院长杜友君经常这样“推销”学院毕业生。进入毕业季,他和同事的朋友圈已成为学生找工作的宣传阵地,发布的信息中包括一场云端直播面试,除了用人单位和求职毕业生在线外,校领导也变身为主播在线“直播带人”。这个春天,“访企拓岗促就业”成为各大高校的关键词。

疫情下的毕业季,毕业和就业节奏被打乱,赛事、营销或会展等业态也被迫停摆,体育类毕业生不可避免地面对“就业难”。

在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看来,由于疫情持续波动,国内的人力资源市场上,应聘者和用人单位双方在选择上的容错率都在降低,就业的不确定性增加,加之我国体育产业中的体育公司整体营利能力不足、抗风险能力较低,“缺乏护城河、防火墙”,因此,体育行业里的就业就变得更困难。”但她表示,挑战往往与机遇并存,体育类毕业生也不乏“突围”路径。

在学校里被封控了78天后,周绪(化名)带着两个大包、一个行李箱告别了上海,也仓促地告别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原本乘坐5个小时的高铁即可回到北京,可是依照相关防疫要求,他需要隔离14天再返京。

在上海的4年,周绪忙着实习,没来得及前往周边城市甚至上海迪士尼,他用实习攒的钱计划了一场以上海为圆心的毕业旅行,结果返校第二天,学校就被封控了。学生时代的最后时光,由此变得“不确定”和“迷茫”。

周绪学的专业是体育新闻,体育氛围浓厚的“魔都”为他和同学提供了大量起点颇高的实习机会,互联网大厂是受欢迎的选择,表现优异的学生不仅能收获实习经验,还可能获得有关工作机会的口头承诺,“预录取”是不少学生自认为的就业状态。可进入4月,变数渐次抵达,不少企业“今年无校招计划”。

霎时间,大家才迅速涌入招聘网站海投简历,可此时入场,很多心仪的工作已经结束招聘期,投出去的简历大部分都沉底,“回复率仅十分之一,还可能是婉拒”。周绪说,同学们不断降低着就业预期,“最后像物流、外卖这样跟专业完全不搭界的,也投了。”

丰富的实习经验让周绪的简历“还算精彩”,也为他博得了一家小型体育公司的就业机会,相对冷门的赛事IP本来让他有些犹豫,但骨感的现实戳中了他,“作为应届生,今年能找到工作已经非常幸运,如果疫情不结束,我都不会考虑跳槽,就先在那边好好学习”。

“目前,除了继续读博、出国、考公务员的人,班里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已经确定了工作,但有同学因为就业单位要求线下面试,因疫情无法前往而失去了机会。”林霖(化名)是一所高校医学技术专业研三学生,在她看来,由于学科的专业性,疫情的出现更多影响的是就业预期而非就业机会,“运动康复机构的工作机会不少,本科生大部分都去机构了,到了研究生阶段,大家还是想往公立医院奔一奔。”

专业出色的林霖尝试过多家三甲医院,但第一次面试就经历了自我介绍后没有面试官提问的“窘境”,她托熟人打听,被告知“对方更希望招男生”。此后,她有机会进入一家知名医院实习,也凭出色表现获得了“准备走入职流程”的口头“约定”,为了更好地适应未来的就业单位,她在医院对面和朋友花3700元合租了房子,实习期结束后就回河南老家等待入职通知,但几个月过去仍无音讯。其间,她没有尝试再找别的工作,“对方说得那么诚恳,我要选了别的单位,太不厚道了”。妈妈也催她跟进情况,她心想“疫情期间,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但还是着急地回到了出租屋,最终在封控中等到了一街之隔的医院“不再招人”的消息。“对方很惊奇,问我为什么不找别的工作”。

“我预感到了,但不敢信。”林霖两眼一抹黑,躺在床上想着未来,“大意了,为了我眼中的‘承诺’,我错过了很多好医院招聘的黄金期。”她觉得自己一路都很顺,没想到在就业时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坎儿。多位毕业生表示,如果相关部门能更好地协调毕业生返乡问题、岗位信息推送“再精准一些”,招聘单位能更及时地同步信息,将为他们带来帮助。“起码按政策走吧”,有毕业生反映,不少企业对“应届生”身份自行定义,致使很多求职者未能受益。

“我的朋友、老师和我熟悉的一切都在这里。”林霖并不想离开所在的超一线城市,这里有国内最好的运动康复类资源,且她离成功落户已经近在咫尺,可她最终得到了一份南方某省会城市三甲医院的工作机会。在“人生地不熟”的挑战面前,招聘方的负责人给了她最中肯的建议,“你先落户,再来入职,建议你过渡几年带着学术成果再回去,别把时间白白浪费了。”林霖表示,对方站在她的立场想问题,成为打动她的最重要原因。

编制、户口,在林霖最初择业时并没有考虑“稳定”的因素,但几次求职受挫,加上不少私立医院或康复机构的生存困境,老师和家长“求个安稳”的建议空前变得“有道理”起来。“至少不能过于自信,一定要做多手准备,没有签合同都不算数,指不定就卡在哪个流程了,所谓‘稳定’,也是得懂得给自己留后路。”

“春季战线拉得太长,会导致就业有很大的摇摆性和不确定性。”就读于上海体育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的戴铭,同样因就业单位招聘政策的变化,失去了心仪的工作机会,但他很早就懂得“不能让自己毫无退路”,当其他同学孤注一掷地等待春招时,他在秋招就已经确立了几个工作意向。“当时还签了双方协议,我比较保守,想给自己留个底。”未雨绸缪的举动,帮助戴铭在当前招聘的困难模式中成功“上岸”,尽管入职的单位和体育关系不大,但运营的工作内容依然能发挥他的特长,“就是从台前转到幕后了。”

“离开”体育行业,既是无奈之举也是戴铭认真思考后的决定。戴铭在校时尝试过创业,为一些会议或活动提供直转播,“当时为了增加落户的可能性。”虽然场地、业务、各种手续都得自己一个人跑,但在老师和同学的帮衬下,也渐渐有了起色,可疫情突至,线下的赛事、活动及会议全面停滞,业务慢慢变成了线上的配音和视频剪辑,大环境的压力加速了戴铭找份稳定工作的想法,即便主业和他热爱的体育无直接关联。“疫情放大了体育产业本身的问题,大运会、亚运会延期,亚洲杯易地,对一帮围绕着赛事的媒体人来说,赛事没了,我们干吗?”

对于张浩(化名)而言,留在体育圈是他“安全感”的来源。他在中西部地区一所体育类院校中读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同学们大部分职业选择的终点都是“教练”,“除了公检法系统来选人,其他的要么进运动队、要么考教师资格证进中小学,要么进市场上的培训机构。”但疫情出现后,很多培训机构正在经历阵痛,这使得不少同学都采取了观望态度,“不管是考研还是考公务员的人数,今年明显增加了。”但总体来说,得益于在体育专业领域打小积累的人脉,“最不济师兄或教练也能帮上忙。”

张浩也选择了继续读研,尽管就业上他也不乏优势。“我已达标健将级,要考一个事业编的话,条件基本都符合”,但他担心本科学历在今后的晋升路径上“卡脖子”,因此,他决定为自己继续积累资本。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赛事被影响渐成常态,可这对于体育产业的传递效应是到了2022年才凸显出来的。”在王雪莉看来,从当前的就业情况看,本来应用面较广的非术科专业学生受到影响较大,反而相对垂直的术科专业,在外部环境变化时,其自身稳定性较强,可无论哪种情况,如果因多项国际体育赛事推迟或易地就对在体育领域就业失去信心,“有些过度解读消息了”。

王雪莉表示,大赛推迟或易地是无奈之举,但其中不乏“机遇”。一方面,给本土赛事留出了空间和机会,使资源可能对本土赛事进行更多投放,另一方面,校园体育、全民健身领域将会获得更多机会,包括基层社区体育建设等,这些领域都会释放出更多和体育相关的岗位。

在杜友君看来,不执著于超一线城市,回到基层确实是当前毕业生可以尝试转变的就业思路。以体育消费试点城市为例,不难看出,准一线或二三线城市或许更具有体育消费的活力和空间,此外,当线下就业遇到困难,也可以考虑线上挖掘工作机会,“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得先面对现实,更要动起来。”

然而,“是否一定要守着体育口就业?”王雪莉表示,当前我国体育产业本身吸引力不足,体育类人才流向其他领域已是常态,疫情只是加速和放大了这种现象。但去到其他领域,未必不能学以致用,例如,公众对健康的需求提升,让不少经历过赤裸裸市场竞争的其他行业公司看到了体育的魅力,即便当下没有实质性的业务拓展,企业内部也已经把体育作为凝聚团队、打造企业文化的方法,“怎么理解其他类型的企业或组织对于体育方面人才的需求,这是求职者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用你的特长你能做什么”。此外,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就业机会,“不设限”应当从在校期间的个人能力培养就开始,“现在企业招聘的容错率越来越低,如果你同时具有多项能力,便多了一些回旋的余地。”

一家主营体育内容制作的创业公司负责人表示,疫情之后,招聘市场可供选择面更广了,一方面,招聘市场涌入了一批经历市场洗淘后再回到职场的体育产业创业者,另一方面,同一岗位的竞争者除了初入职场的应届生、待业的往届生,还包括在职场浸润多年二次就业的“熟练打工人”,“疫情下,老职场人的性价比会有所提升,但对于一些创业公司而言,学习能力强且具有一定体育知识背景的应届生更受欢迎,毕竟薪资空间更友好。”

但该负责人也表示,选用应届生也有相应的风险,毕竟疫情期间,能给新人适应岗位的时间明显缩短,试错成本明显提高,因此,是否招人,招什么人确实需要慎之又慎,“企业面临压力,如果你真的足够优秀,有取代他人的资本,我们也愿意承担调整人事的各种成本。一个人能抵三个人用,肯定不愁找不着工作。”

“打铁还需自身硬,每一份实习、每一次参赛、每一项技能培养都会为你将来的职业规划提供更多种可能。”戴铭表示,缺乏职业规划是当前大学生面临的一个问题,不少同学没有明确方向,也缺乏主动成长的意识,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疫情不过是一个放大镜,如果自己无法和就业岗位匹配,没有疫情,也很难找到工作”。

大学期间,戴铭尝试过各种岗位的实习,也通过参赛获得过在不同媒体参与冬奥会、CUBA等赛事内容的制作,他依然热爱体育解说的工作,也强调所学专业中梦想的力量。“当你所做的内容获得点赞,你就会感觉自己在为中国体育出一分力。”但他也看得清脚下的现实,“得先有工作经验,不要好高骛远”。目前,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工作之余兼职体育解说是他的生活状态,“要在上海生活,肯定不能只靠一份工作”。

就业能在热爱和现实间寻找平衡,但毕业却给戴铭留下了遗憾。封控期间,他没能和老师、同学拍张毕业照,离开上海的车是早上6点,他没有吵醒同学,只是掀开帘子对着熟睡的朋友说了句再见,用视频记录下分别。“原本我们想合唱谭校长的《讲不出再见》,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相见,只能留待以后同学聚会再合唱了吧。”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信息声明诚聘英才广告服务纠错热线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